新闻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郑克洪程青松聊《沉默的远山》选角难

郑克洪程青松聊《沉默的远山》选角难

   次阅读     发表时间:2017-08-04 13:21:11    

分享到朋友圈:
郑克洪程青松聊《沉默的远山》选角难(附视频)
  郑克洪程青松聊《沉默的远山》选角难(附视频) 郑克洪程青松聊《沉默的远山》选角难(附视频) 郑克洪程青松聊《沉默的远山》选角难(附视频)  
郑克洪程青松聊《沉默的远山》选角难(附视频)
  《沉默的远山》导演编剧汇聚新浪 导演郑克洪 编剧程青松  
(点击小图看大图)
点击此处查看其它图片

  新浪娱乐讯 27日17时导演郑克洪编剧程青松做客新浪嘉宾聊天室和网友畅谈电影《沉默的远山》,以下为此次聊天实录:

  主持人:欢迎各位准时守候在新浪嘉宾聊天室的网友朋友,我是主持人赵宁,今天有请导演郑克洪和编剧程青松跟大家共同聊聊《沉默的远山》,欢迎二位的到来。早就听说电影创作中有一个黄金搭档,今天终于看到二位了。

  郑克洪:谢谢。

  主持人:对于这个称呼你们有什么感觉?

  郑克洪:合作了很多期,创作观念都很一致,原来还有一个制片人李馨雨,三个人是铁三角。

  主持人:说到《沉默的远山》,很多网友已经在留言版上留下问题,其中一个网友的留言我印象非常深刻。

  网友:这部片子我看了两次,我两次都走进电影院,特别的感动,请主持人帮我转达对导演和编剧的敬意。

  《沉默的远山》讲述周国知的真实故事

  主持人:这个故事其实是一个真人真事,为什么影片的名字没有用周国知这个人物的名字来命名,因为这个名字可能更点题和明白呢?

  郑克洪:我们跟编剧商量,创作的部分是很重的,依据生活的真实,只是提供了这么一个素材,是有限的,真的成为一部电影,艺术创作这一块量就很大。片名他这个名字不能完全涵盖的,我觉得用《沉默的远山》更诗意,涵盖的信息量更大一些,大家更能接受一些。

  主持人:《沉默的远山》这个名字除了表达一种意境之外,有一种很深刻的含义在里面吗?

  郑克洪:还是从含义这个方面,编剧讲一讲。

  程青松:主要是主人公生活的地区是山,没有平原,那个地方的人是非常的沉默,是很少说话的,你去很偏远的乡下,发现那些人是不太会发达的,像安静的一座一座山一样,其实是他们一种人格形象,和他们人生的态度来决定了这个片名,最后叫《沉默的远山》。

  国内华表奖海外最佳影片 国内国外均获认可

  主持人:这部片子,现在获得了很多大奖,比如说像今年的大学生电影节的组委会大奖,还有华表奖,以及哥伦比亚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很多人都说华表奖是政府奖,同时又得到了国际奖,既得到了中国很多专业人士的认可,同时也得到了海外专家的青睐,两位主创人员来聊一聊,这是为什么,打动了他们的原因在哪里?

  郑克洪:我觉得一个艺术作品,就是说你能不能走向国际就看一个作品的,就是说你表现的东西,作为电影本体的东西能不能得到一种国际化的认同,如果说你的作品表现的是人类共有的一种价值取向,或者人类理想主义生活中最高的精神层面的人类的应该追求的东西。你在表现这种东西,不管是哪个国家,哪个民族,我想都能接受,因为人性你表现的是人性层面的一个东西。那么作为电影这门艺术,本身也就没有国界,也没有民族的划分。电影从它的诞生以来,成为沟通人类的这么一个纽带,这个工具,它是一个媒体,关键你表现的东西是得到了人类共同的这么一种认同的价值点。我觉得可能就是成功的一个因素。

  主持人:从编剧的角度来说,你觉得这个故事首先打动了你自己,才能够让你有一个激情去创作。

  网友:我看过部影片之后,有报道说这个主创在创作这部作品的时候,还有一种家乡情结在里面,是这样吗?

  程青松:对,故事发生在湖北的恩施,导演是湖北人,我在重庆,重庆跟恩施就一山之隔,我们说的语言和生活方式都是很相似的,生长那个环境,还有长江三峡,有长江,后面是山,我们出生的地方非常近,创作这个的时候有很多的默契。

  最重要是导演说为什么在国际上得奖,人性的力量是不分国界的,还有一个是我们电影里面很强调一种乡间的伦理,乡村的人不管是政府的干部,还是一个农民,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是邻居的关系一样,他们并没有那种大官和小官之间的感觉,就是在乡里,一个山上就几十个人,他们的相处就像朋友一样的伦理相处,不是某一个县长和某一个省长之间的关系,没有那种伦理,这种乡间伦理能打动人,就是帮周围人的忙,而不是说我是领导。

  郑克洪:其实有这么一种依据,特别中国化的故事,几千年来就是乡间伦理的一种文化,文化进入每个人的骨髓和血液里面,大家觉得特别能接受这种方式,如果说还像过去的焦裕禄和孔繁森,他们是去关心别人,但是这是在身边,大家都是帮助人,显得特别的普通,大家特别能接受它。

  区别以往主旋律影片 电影学院选择做教材

  网友:编剧感觉特别年轻,导演很有人文味道。

  网友:大家能不能用比较平民化的语言来谈这个电影,不要用太概念化的东西。

  主持人:没有问题,我们下面聊的时候会注意这个问题。

  我看了一个报道说,电影学院的院长要把《沉默的远山》作为电影学院的教材,他希望能够让电影学院的学生能够了解到主旋律的影片其实在拍的过程中也可以用这种方式去演绎,跟刚才两位谈到的,区别于以前概念式的主旋律是不一样的。在这个创作过程中,像编剧,你在处理这个故事的时候是不是就用了一些不一样的手法?

  程青松:原型周国知他一生中做过很多事情,也做过计划生育的干部,也帮老百姓扶贫,做的事情特别多,我们做这个题材要选择哪些东西是最重要的环节。大家用通俗点的语言,做这道菜选什么材料最重要。我想可能写这个人生命中最后那段时光里面,那和他的妻子,和他的女儿,和他的儿子以及和周围的那些乡亲之间的这些关系,怎么样来把自己生命中最后一段时间走完,选这一段,其实我们最后升华了,写一个人生命的态度,怎么样对待死亡,这个人对待死亡,他知道生命不多,一直在忙着去做事情,就像我以前说过梅艳芳她知道生命不多,还是拼命开演唱会,就是要在舞台上。这个人其实是对生命有惶恐的,导演处理的非常好,主人公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哭了一场,一个英雄是不会软弱的,这个是最打动人的,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没有多长时间活了。

  主持人:他也是一个普通人。

  程青松:不像以前的主旋律模式化和概念化。

  郑克洪:他这么年轻离开他的妻子,离开他的儿女,离开他的生活,他当然很悲痛,他要哭,是很真实的情感的表现。

  网友:我看了三次,看一次哭一次,太感人了。

  郑导理论:导演按地域划分 自己归属长江电影

  网友:导演在波哥大电影节的时候,说导演按地域划分,导演是长江边上的人,是不是就是长江电影,这个长江电影是怎么定义的?

  郑克洪:中国过去是第几代按年龄来划分的,这种仅仅是做一个编号而已,在学术研究上没有多少实际意义,我想中国电影能够按地域划分在理论上更实用性,西北张艺谋;江南电影,表现江南流水小桥的,城市电影,表现城市的小调,我是这么划分的。我是这么认为,包括张民,我认为这一批是作为长江电影比较典型的具有代表意义的,实际上是表现在地域文化的特点,那就是包括我们聊天还没开始的时候谈到演员的问题,这个地方的人,他的气质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他从这个地方长大的,他接受的日照,肤色不一样,他走路,因为是爬山,他的腰常常是佝偻的,他的裤裆因为要爬山,所以会大一些等等。这几个演员走在一起,觉得特别好,看不出来是演员,这样他首先就接受了,地域文化折射到演员身上,我们怎么找演员,演员怎么来把握,这个尤其重要,我谈到我自己,长江领域的,当然严格意义上我们就是长江电影。它回来也就是长江电影。

  主持人:刚才导演说了选角过程中非常漫长,花了很多的功夫,最后挑中了罗德元,除了有长江地域的特征之外,还有什么感觉合适?

  郑克洪:第一这个演员我是在北京找,把各大影院都跑遍了,拿照片看了一遍,没找到,没办法又把大腕明星看了一遍。张丰毅给我打电话,我正在健美,你看我像得了癌症的人吗,他跟我开玩笑。最后没办法,我就锁定在湖北、湖南、重庆、贵州,这个地域很接近,这几个省里面,副导演跑遍了找,也没有,最后有一个偶然的机会,重庆原滇文化的老总,小元,推荐这么一个人,我发动很多关系都找,他推荐这么一个人,照片发过来一看,我原来计划是要试镜头的,我一看照片,什么都不说了,一看他很接近,基本上就是我想象的那么这个人,他的肤色,他走路的形态,外型和气质都很好,而且很巧的是他自己曾经得过这个病,所以他把握的很好。

  程青松:很多人看完片子之后,说这个人是不是原型演的,周国知已经去世了,但是大家都认为是周国知来演的。

  网友:这个片子应该让城市里面的政府人员多看一下,感受一下基层公务员的生活。

  选择演员还是从艺术出发 《沉默的远山》弃大腕用平民

  网友:为什么没有找一个有名气的演员,即使说主演不是,是不是可以在其他的演员上选择一些,这样宣传或者是对于很多想去影院找明星的观众来说都是很有帮助的。当时导演是怎么想的?除了演员罗德元之外,其他的演员都是非职业的了?

  郑克洪:还是要回到这个话题,比如说罗德元我选定了,或者他的妻子和女儿,找一个明星去,首先观众他有一个先入为主,这是某某明星,就不是考虑到是这个地方的人,他在生活产生一种距离,一种冷漠和距离感,这个别人为什么以为就是主人公自己来演的。别人一看这家人就是真实的这家人,就是原型的这家人,一点没有这种距离感,如果我为了一点的满足,一点的或者是商业的考虑,或者是一点娱乐的考虑,那我对我片子艺术的品格损失就会很大,我这样出来的,原生态的表现和展现,使这个片子在各种元素极度真实让你感动,感受,或者打动你,这样想。你搞一个明星在里面闹一闹,很无聊,没有什么意思。

  程青松:导演的选择还是根据这个片子,之前的片子就是找的演过《卡拉是条狗》的演员,那个故事的假定性非常大,不像这个是原生态的东西,你弄一个民歌让专业歌手来唱,肯定是没有那个味道的,还是因为这个题材的原因。

  郑克洪:还有一个话题忘了说,扮演他妻子,原来我们定的是李馨雨,她是96班的班长,她要跟他们走在一起根本不是一家人,她的长相和肤色,最后把她退出,换了当地非职业的女演员。

  程青松:她太漂亮了。

  主持人:她内涵的一些东西,流露出来的气质是不一样的。

  郑克洪:对。

  走向国际舞台 郑导对拍摄商业片不排斥

  主持人:很多人都说导演通过这部片子走向了国际化,让更多国际上的一些不管是专业的人士还是国外的观众都认识了你,接下来是不是有希望往商业电影上转一转,或者拿到更多的投资了,就可以拍更大制作的一些影片?

  郑克洪:倒是有一个考虑,比如说我们这次在波哥大首都,都是有合作要拍一个片子,但是我自己的计划,最近和我们的编剧,要完成一部两部的艺术片,这种商业片的合作,或者我自己进入商业都是有可能的,也都是有计划的。一个导演,你的片子不断要有一种突破,不断要有一种变化,艺术也贵在创新,你个人不但要突破自己才行。

  艺术片“船小好掉头” 生命力更旺盛

  主持人:不得不说一句现实的话,艺术片在国内的电影的票房成绩一直都不理想,你们接下来再创作艺术片,包括这一部,你们在创作的时候,难道没有自己心里嘀咕一下吗?我这个出来以后,万一效果不好怎么办?

  郑克洪:其实艺术片的投资不大,有一句俗话说,船小好调头。那么我这个艺术片投资不大,对自己的收费成本不是说有很大的压力。再一个电影你艺术片,一个电影的发展,就是商业一种类型就是不可能的,电影的发展要各种类型的,并驾齐驱,向前推进,总是要有一些人作出牺牲的,尤其是艺术电影。我跟青松合作那部片子《丛林无边》,一个好莱坞的记者发表了一篇文章,这个影片的影像风格对亚洲的影像风格的转换起到引领的作用,这是英文文章翻译过来的,《丛林无边》是一个电影,《沉默的远山》也是一个电影,作为一个电影人在这方面还是有一些自我牺牲和奉献精神的,艺术电影你的探索,对自己对电影都是必要的。

  程青松:去年是进口大片进入中国市场第十个年头,我也做过对发行和放映市场的调查,外国大片现在的上座已经明显不如前面进来那些年,为什么?天天吃大餐,吃美味的肉食,大家会吃腻的,艺术片去年到今年在中国有一个反弹,代表片子大家非常熟悉,顾长卫的《孔雀》、贾樟柯的《世界》、王小帅的《青红》,大家在看腻了大片雷同的东西,还是希望有清晰的东西看,你天天吃肉,肯定想喝小米粥。
 

艺术片的投资要小很多,没有大片投资那么大,循环起来,反而容易一些,300万的电影只需要900万的票房这个本就回来了,你投资一个亿,需要三个亿的票房,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神话》还没有到一个亿,这些堆起来又是海量的宣传,为什么其他的国家永远都有艺术片拍,我们没有解决的是艺术的循环。电影是可以不断增值的,你这一年刚刚回本,再过两年有人买的话还是有收益的,它的效益不是看眼前一时。

  郑克洪:比如我今年到上海电影节去,突然看见了97年拍的《男人河》,又出现了,海外的版权又在卖。

  程青松:你可以卖给电影频道,国外的电影频道,可以循环是非常丰富的,但是有一些商业片太贵了不一定买。

  主持人:刚才我们提到的王小帅和贾樟柯都在拍艺术片,国内导演都在拍艺术片是不是都是投资问题?

  程青松:最近都有张艺谋拍《大腕》,冯小刚拍《手机》,观众天天看打和杀是很不健康的,一个市场里面,就像图书出版一样,有高雅的图书,有通俗的书籍,这个市场就很健康,大家都奔到全部拍商业片是不健康的,如果全是艺术片,没有商业片那个市场也是不正常的。

  想尽办法降低票价 只为更多观众走进影院

  网友:票价太高了。

  主持人:听说两位也是考虑到这个问题,所以在放映的过程中也想了很多的办法去解决。介绍一下?

  郑克洪:那天我看见一公布我们这个片子要马上在院线上映,我到网上一查80块钱,我到东方影院一看都是80,我去看了。

  程青松:请几个人看,再吃个饭,好几百块钱去了。

  郑克洪:中国老百姓的收入就这么高,看一场电影要这么多钱,老百姓承受不起,电影就是普通的艺术,不是高雅的艺术,老百姓承担不了。我当时开车到华夏公司的老总谈这个怎么调整票价。现在其实中国面临这个问题是很普遍的这个问题,也采取了很多措施,比如礼拜二的半价,礼拜二我们的票房是最好的,观影人数是最高的,票价下来了,如果所有的票价都下来了,对国产电影的发展是很大的促进的。现在这个问题,光靠院线一个地方力量是不够的,我估计政府以后还得出面想一些其他的措施才能解决。

  程青松:像韩国人只看韩国的电影,只买韩国的产品,其实中国人也应该支持国产电影。

  郑克洪:对。

  国内电影市场的现状讨论:国产电影后娘养的孩子

  主持人:上周我们聊天,小江导演,她说,我去华星一看八个厅,我们《电影往事》排在最后一个厅,非常不醒目,其他的都是大片,她觉得非常伤心,怎么这么不重视我们国产的影片,其实对中国电影市场也是一个挺悲哀的事情。

  郑克洪:你说外国的电影,一进来宣传的力度多大,报纸的版面全给他们,我们国产电影像后娘养的,没娘的孩子一样,挤在角落里面。韩国很明显就是我们身边的国家,它的电影和影视业的发展,是国家作为一个经济策略和支柱在发展,美国是这样的,中国自己的问题谁在管,谁在重视。

  程青松:现在的国产电影,确实质量上,艺术上都有很高的提高。

  郑克洪:片子也是不错的。

  程青松:像《孔雀》等等都是很棒的,不是说没拍好,应该在政策的调控上应该给国产电影一些偏移。

  主持人:我看到网友正反面都有评论。

  网友:艺术电影是国粹。但是很多中国早期的艺术片都是要经过一段时间以后才能够在社会上引起足够的重视。可能导演做这个电影也是要做好一个长期的打算,就像有些片子要多少年以后大家才能认同。

  网友:中国的艺术电影看了也觉得不错,但是不看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损失。

  网友:电影院看电影太贵,所以看盗版的光盘也觉得差不多,它不像大片,有音响的要求。我是一个农村人,如果这个片子要在广州上映的话,我还是会去看的。

  主持人:感觉因为这个片子有一些共鸣才值得他去看,刚才网友说的问题导演有没有考虑过?

  郑克洪:盗版问题确实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人们都在怀念过去的露天电影的时代,充满着浪漫,那么中国现阶段没有,8月份我在蒙特利尔参加国际电影节,电影院很大,太阳很高,有很多人拿着报纸,小吃坐在那儿等露天电影,我觉得特别可爱,我对那么人特别的崇敬,为什么欧美国家的人不让孩子看电视,必须要到影院看电影,电影给你带来一种艺术上冲击,或者是艺术上的感受和审美是不一样的,代表一种身份。你在国内,乱七八糟什么都在看,还没选择地看。

  主持人:有很多人也说,你在家里放一张光盘,不管盗不盗版,您的意境和在电影院里,一个多小时集中感受是不一样的。

  郑克洪:绝对是不一样的。

  程青松的传奇经历 七年电影放映员

  主持人:刚才有很多网友一直在说。

  网友:程编剧特别的年轻,现在很多部电影在国外获奖,肯定以后会成为中国顶级的编剧,经历简直就是传奇。

  程青松:有一点点。上电影学院以前,放过七年电影,做放映员,后来写《电影往事》也有一些积累,然后再从电影学院毕业,从事这个专业,就是说如果算起来,不算童年小时候爱看电影,从我工作开始,是从86年开始到现在,几乎天天都是在跟电影打交道,放了七年电影,每天摸胶片,考进电影学院,上课也是看电影,之后工作还是看电影职业,创作也是跟电影有关,就是说我生活中跟胶片那么长的历史。那天有朋友打电话要买我的故事,我说不卖。

  主持人:可以出书了。

  程青松:新浪有我的专栏,比较有意思,一直跟电影打交道,这期的《北京青年》也有我的一篇介绍。

  从诗人到导演 只为实现自己的梦想

  网友:导演以前是一个诗人。

  郑克洪:对。

  主持人:从诗人转变成一个电影人。

  网友:为什么拍电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还是实现一个价值?

  郑克洪:应该说是梦想,其实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电影,那么小时候有时候走十几路去找电影看,到乡下去。后来上大学,汉语言文学,我选修都是戏剧,那时候还考虑进电影学院,一直热爱这个事,后来在电影学院学习,把过去写诗的积累,汉语言文学的积累,电影是几百年,技术层面都学得会,关键在文学、艺术的、美术的各种营养的积累,这个过程是漫长的,你要做一个导演的准备,要完成这个准备才行,先前的写诗,学习都是为做电影做基础。我也拍过电视剧,现在的作品好多的主题歌,歌词都是我自己写,好多在全国征集歌词,拿来一看还是满意我自己的。

  程青松:自恋。

  主持人:刚才从黄金搭档到铁三角的称呼。

  网友:铁三角是不是会继续合作下去,拍更多的长江电影?

  郑克洪:会的,我昨天刚签约一部新的电影,我们春节前后会开机新片,我们的铁三角应该说比较稳定。

  主持人:刚才听了两位的聊天以后,很多网友也在说。

  网友:很怀念小时候骑在父亲的肩膀上看露天电影的日子。

  看艺术片“墙里开花墙外红”

  主持人:很多中国导演的艺术片在海外都是频频获奖,会不会你拍这个片子就预备去海外拿奖?

  郑克洪:也不。我这个纯粹是偶然,我当时拍这个片子,根本没考虑这个片子能被国际上观众的认同。比如说这次波哥大电影节有一个评委是好莱坞的大导演,他是拍《帝国》的电影,很有名的导演,还有法国的一个大导演,他看了片的跟我聊天,成为朋友了。他说你这种特别中国特别中国的故事,当时他就说,能不能让国外,他们来说,我就担心他们能不能接受的问题。最后他们跟我交流,特别被打动,哪一处打动我了,比如说欧文那个导演,他说剧中妻子喝药酒在床头,说了一句话还不知道我们俩谁先走,这个把他打动,他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哭的时候,特别能打动他,后面的背景推进,你太老练了,一下子把我情感的闸门冲开了。这个拍并不是为电影节去拍,但是你这个片子就是完成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了,你放到这个电影节上他认同了,放到那个电影节不一定认同。

  网友:我觉得艺术电影我不懂得欣赏,我也不知道怎么欣赏,我也不知道看了以后会有什么感觉,会不会因为国内的欣赏水平不到,我到电影院看大片,放松一下,这也是一个艺术片在国内反响不那么大的一个原因。

  郑克洪:应该这样说,其实商业片,他有他的观众群,艺术片有艺术片的一个观影群体,在国外有专门的艺术院线,为什么在中国没有设艺术院线。我们在电影院和商业大片排在一起,这是不科学的。我记得第一部片子《男人河》出来以后,成都有一个影院放了一个多月,一直有人看,我特别感谢。我提出长江电影他们特别支持这个理论,放了一个多月,如果那种做法推广开,就能形成一个气候,关门保持一个院线和观影群体,这个群体也是需要培养,中国的电影问题太多。

  主持人:说到长江电影,这个片子最早是在湖北首映的,是不是也是有这个情结在里面?

  郑克洪:对。

  主持人:为什么没有选择在北京这些大都市呢?

  郑克洪:我们首先都是湖北人。

  主持人:在湖北放映还是引起了观众的很大反响?

  郑克洪:对。

  主持人:现在湖北的放映结束了还是在进行中?

  郑克洪:还在有,从6月份就在放,一直从省城到下面的地级市,最后到县城,现在好多乡下还有。

  北京放映首次尝试大学生专场、民工专场 广受好评

  主持人:现在北京的放映已经开始了?

  郑克洪:21号开始的。

  主持人:我看很多媒体都说有大学生专场,未来还会有一些其他的群体的专场,这个效果怎么样?

  郑克洪:挺好的。我们跟青年宫影院,邀请我们跟首都的民工,工地建设者放映我们也去了,还有一些大学生主动邀请包场我们也给他们放,我们票价跟影院说一定要低,不要高,我们出面做工作,保证让他们看到我们的电影,能承受得起,包括他们给我们提要求,跟我们主创见面,谈谈想法,我们也抽时间去。总之在这个电影放映的过程中,会尽我们的力量,尽量把这个工作做好。因为你总是对这个现实电影放映的这种现实有很多不满,但是我们想努力。

  主持人:想一些办法让更多人走进影院,我觉得这是首开先例了,以后未来很多导演会效仿的一种做法。

  郑克洪:对。

  主持人:所以我们才有这么多的网友能够去看到。

  网友:这个片子中都是土家方言,你可能在湖北放的时候,大家接受起来很容易,如果去其他的城市去放,会不会观众看起来难度比较大?

  郑克洪:还好,包括在哥伦比亚被看懂了,别说在中国了。

  网友:青松大哥是不是以后会考虑做导演,或者做演员?

  程青松:不会做演员的。

  郑克洪:做演员首先做我的演员吧。

  程青松:是这样的,任何上过电影学院的学生,不管是学美术的、编剧的、演员的,肯定以后自己想当导演,自己的一些想法和追求会体现的更彻底一些,这个肯定是有计划的。但是演员不会,演员会学郑导和贾樟柯在片中串一下,会露一下,细心的观众会看到,这叫电影签名。

  网友:下一部电影会在其他的哪些城市跟大家见面呢?

  郑克洪:下一个计划是这样的,紧接着是上海、广州、江苏的南京,再到成都、重庆,这些地方就开始了。

  主持人:有很多网友反映他们没有买到碟,这个还没有出是吗?

  郑克洪:没有,我们稍后会出。

  主持人:是不是也是防盗版的一个方法?

  郑克洪:对。

 

  主持人:这部电影的制作周期挺短的?找演员找的时间比较长,真正拍摄时间很短?
 

郑克洪:还算比较正常。我们实际也就一个月时间。

  主持人:其实很短了。

  程青松:这很正常,现在有一些电影,7天、15天就拍完了。

  郑克洪:那是没质量保证的,我们因为非职业演员,长镜头多,拍摄的难度比较大。

  主持人:我这样问,是因为有报道说,导演是高效、优产的创作方式。

  郑克洪:因为我自己有时候还兼制片人,你要考虑一个周期,周期长成本就高,有效的资金用在片子上面,就要想办法把周期缩短,拍摄的时候不能为了省钱影响我的片子,我又是导演,站在导演的角度要保证片子的质量,我几个角色在片子出现,还是有利于片子保质保量的完成。

  主持人:前期的准备是做的很充分?

  郑克洪:对,做的很充分,很细致。

  网友:《沉默的远山》在宣传方面也是下了一些功夫的,一些户外的广告,车身和站牌都有,对主创和导演也是推这个片子一种新的方式?

  郑克洪:对,我觉得艺术片也为它争取一个身份和待遇,别的商业片那样可以大张旗鼓拿着30%的经费宣传它,推广它,艺术片总是那么可怜的,我们这回也让它风光一回。

  程青松:很多朋友给我打电话,看到公共汽车上面有广告,很多人还是关注到了,还是有效果的。

  网友:什么时候在黑龙江地区放映,听了半天没听见我的家乡。

  郑克洪:是,黑龙江我们应该去的,虽然冷一点,但是片子还是要发过去的。

  程青松:那边下雪了没有。

  网友:我是建筑工人,在广州放映的时候是不是有民工专场。

  郑克洪:如果广州院线愿意跟我们这样联合做和安排,我们也会支持,我们同样会同意把价格做的很低,让更多人看电影。

  网友:导演你出DVD的时候不要太贵。

  郑克洪:那不会的。

  会考虑电视剧创作 关键看剧本

  主持人:因为电影市场不是很景气,很多导演,像陈国军他就是转战电视剧了,有没有往电视剧的考虑。

  网友:以前说过不拍电视剧,好像筹划过《铁血巴人》,什么时候跟大家见面?

  郑克洪:还没有拍,正在考虑。

  主持人:会考虑电视剧的创作?

  郑克洪:其实我对电视剧有一个原则,一个是特别重大题材的,比如说特别好的历史剧是我比较喜欢的。也会拍的,不是说我拍,但是更多考虑电影。

  程青松:北京凉粉协会会长

  网友:导演你的电影感觉是有一些新英雄主义电影,不知道两位主创在生活当中是否也有一种英雄情结?

  程青松:他有我没有。

  郑克洪:你还是有的,比如你对超女的保护。

  主持人:凉粉。

  程青松:北京的会长。

  郑克洪:其实每一个人都会有这种情结,表现在创作中,就是还是根据题材而定的,你表现这种题材,肯定或多或少都会透露出创作者本身精神层面的东西。

  主持人:刚才提到北京上映是从21号开始,这段时间有很多大片,包括明天跟大家见面的《佐罗传奇》,会不会信心不足?

  郑克洪:那不会,《佐罗》有它的观众群,我的片子有它特殊的身份有它的观众群,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口味,有的人喜欢吃麻辣烫,有的人愿意吃粤菜。

  程青松:看完这个片子会更多关心身边的人,更多的关心生命,这个生命是数着点过的。

  网友:我们黑龙江还没有下雪,像大庆和齐齐哈尔都不是很冷。

  网友:以后有类似超女的选拔活动我们都会来参加。

  主持人:我们这个片子挑选演员也采用了这个方法?

  程青松:PK了。

  郑克洪: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

  合作默契 是成功的关键

  网友:想问一下青松大哥和导演合作了很多次,被大家称作铁三角,你觉得合作起来有什么感受?

  程青松:其实我觉得有一点特别好,我跟别的导演合作过,会吵架,我觉得跟他在创作上没有吵架,很奇怪,没有说吵架是好事情。可能我们生长在那个地方,从小那个环境,可能对那种诗意的追求特别像,这是第四次了,前面已经合作了三次了。不需要说什么,但是还是有时候有一点,我写这个剧本的时候,每天晚上两点会给我打电话,写到哪儿了,写了多少场戏,情节有没有往前推动,我就跟他开玩笑,半夜鸡叫,合作非常的默契,我看到很多剧组里面吵架、打架的都有,争论一个创作,他说一个东西要这么改,我就会调整,我觉得比较舒服,这种比较少见。

  主持人:除了二位之外,刚才提到铁三角其他的一位,其他的创作人员都是非常年轻的一些人,大家都会觉得很奇怪,那么年轻的一个创作团队,能创作出这么一个又眼睛,又能够打动人,触动人心灵的作品来的,是源于这种默契吗?

  郑克洪:这种默契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几个主创,首先大家通过了合作以后,产生了这种默契,这种默契导致你的作品出来很和谐的美,就像一位老师看完我们的片子之后,认为相当的老练,就说你这个节奏把握,多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叙述方式是唯一的,高屋建瓴,没有任何的方式可以取代,言外之意这个创作队伍很年轻,但是出来的作品很老练,老道,没有合作的默契就不可能达到这个作品的天衣无缝的,这么一种按和谐的美。

  程青松:就是那句话,民间的俗话,天时地利人和才能造就一个比较好的作品,为什么《霸王别姬》那么成功,就是因为导演、编剧等等都到位了,我们的片子也没有让大家觉得不舒服的,这种人和是特别难的,可遇不可求的。

  郑克洪:我们的摄影师是比较年轻的摄影师,我们的年龄相差不是很大,就几岁的过程,在创作理念,包括个性,以至于为人等等方面大家都合得来,首先有一个基础摆在那儿,很稳定的坚实的基础打在那儿,做起来不一样。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而且二位是中国青年导演创作集体的成员,可能很多人对这个创作集体还是很了解,请两位聊聊你们创作集体的一个,包括一些初衷,还有现在在做一些什么样的工作?

  郑克洪:实际这个集体是民间这么一种机构,主要是把青年导演,正在做的青年导演,有正在学的青年导演,集在一起研究,或者做探讨和实验,交流,主要是这么一个活动,所以这个里面我们有搞理论的,影评、编剧、摄影、导演等等都有,这些人才,在里面开展一些活动交流,主要做这么一些事。

  网友:前段时间听说郑导在筹备新戏叫《百合花》现在进展怎么样了?

  郑克洪:对。现在这个《百合花》,怎么说呢?因为本子的缘故,还在修改本子。

  网友:期待程青松和导演合作的时候,下次能推一个比较青春气息重一点的一部影片,有这样考虑吗?

  主持人:可能是因为他是超级凉粉的原因。

  程青松:我刚刚创作完一个青春题材的作品,不是跟他合作的,叫《遇见彩虹》,是想请超女来演。

  主持人:提到下一部的两位合作的作品,能不能透露一下是什么内容?

  郑克洪:这个不好透露,要保密。

  网友:我印象中,郑导在《朱德元帅》中当过演员?

  郑克洪:确有此事。

  主持人:你现在会客串一下做演员吗?

  郑克洪:签名而已,不会做演员。

  网友小美:问候一下青松大哥,祝贺你们的作品获得更多人的喜爱。

  郑克洪:谢谢小美。

  程青松:谢谢小美。

  网友:导演以后会不会起用一些比较年轻的演员?

  郑克洪:每部作品里面都有不同年龄阶层的,有少有年轻的,这样我会考虑的。

  不管角色是什么身份 都从普通人角度刻画

  网友:我想问一下,程大哥,你对像周国知这样的弱势群体,除了同情以外,还持了其他什么样的态度,在创作的过程中?

  程青松:其实我一直觉得,在我的世界里面,不管你是国家的元首,还是普通人,在我看来都是人。那么这种人道主义,或者是人性的角度出发,我觉得应该是去关怀,周国知因为他人已经去世了,我们肯定对他无法去帮助他,但是就像我们刚才你说那个凉粉事情里面一样,我们今年就有一个一直支持张靓颖的残疾人,我们都有帮助他,帮他买演唱会的票,有人护送他回去,那个小孩的身体非常不好。我是这样,你除了生活中关注人,如果有力量就帮助一下旁边的人,如果你自己达不到帮助别人的话,把自己的事情先做好,这是非常重要的。周国知这点特别好,他对自己的事情做的特别好,没有去把自己搞的一团糟。

  主持人:首先也是当一个普通人对待的。

  程青松:你让我写一个皇帝,我也会把他往普通人写,这样会打动人,就像电影《末代皇帝》一样,他想骑自行车,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愿望。

  主持人:这部片子作为郑克洪2005年的力作被称作中国主流影片的突破,你怎么去看待这种突破?

  郑克洪:像这种类型的影片在中国已经拍了很多年了,那么叫主旋律影片。

  程青松:形成了模式。

  郑克洪:形成了相对固定的美学模式,这种模式如果我们创作,继续还在那个模式上走的话,去创作的话,你不可能再有新的东西,可能把观众越来越远离我们电影,因为现在就是观众一听说是这类题材的电影就不愿意进电影院,他也很排斥这种,实际上你找找原因是什么,还是我们创作者本身的一些原因,作为一个电影的创作者,就是说你在拍这个电影,我们先说有一句话,你表现什么,这是另外一个话题,关键看你怎么样去表现,我们表现这个题材,这个人物是应该被说成主流的,或者说主旋律的,但是你表现能不能找一种另外的形式去表现,另外一种形势就是让观众更能接受的形式,这种形式被接受了,认定了,就叫突破,突破就成功了。这个片子为什么得到观众或者是业内专家的认定,说明这种突破还是成功的。

  主持人:我们聊天很快就结束了,最后再问一个网友的问题。

  网友:制片李馨雨以后是不是会以演员的身份出现在影片当中?

  郑克洪:我想会的,一个她本身就是演员,现在的演员想往另外一些发展是正常的,做演员还是她的主业。

  主持人:今天这一个小时过的很快,非常感谢《沉默的远山》的两位主创能够来到这儿谈了很多大家关心的问题,也畅谈了中国电影的现状,希望有机会再来新浪,非常感谢二位。最后我也代网友祝贺《沉默的远山》这部片子,在中国电影文艺片票房创造一个奇迹,让大家感觉到中国的电影也是有希望的,今天的聊天就结束了。

  郑克洪:再见。

  程青松:再见。

  本次聊天到此结束


联系我们

电话 :  010-58208792

邮箱 :  hssj2011@126.com

关注

官方微博:北京弘视际影业

官方微信号:honski521